北行游记

石门尝驴肉火烧 平山访西柏坡村 诗曰: 天下豪杰生乱世,太平世界重衣食。 丰闲总念穷时困,勿信德行众不识。 话说在下与白水兄一路将那清西陵内的各个景点看了个遍,时已近午晌。为赶下一行程,便让那叩叩车小二径直送我等往易县车站,乘那直去省城石家庄的大巴。客在旅途,图的方便,于那街边客店,就各自吃了一碗刀削面。比起那山东煎饼,又是一样滋味,饱腹可口。 易县去往石家庄,折向一路西南而行,且皆高速公路,自有一番风景在路途! 想那旧时,山地莽荒,水也流长,驿道自是曲折,交通多赖走船。尤像这等太行大山,阻隔其间,燕赵去往秦晋,必定艰难!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,唱的不独是行刺秦王的武勇,也必有这行进去往的路途艰辛,与勇士侠行的悲壮!时至今日,山川再无阻隔,大道已然康庄!行动直要急速,再耐不得行船。且是水不再丰沛,少了闲适恬淡!似我等这般“东游西荡”,“南去北往”,竟复寻着这“闲适”而来,奔着那“恬淡”而往。咦!列位看官,如此却是为的那般?! 休要感叹,言归正传! 却说只一个半时辰,这车便到石家庄。这石家庄旧时唤作“石门”,原本只是一个村庄,只因一条北京到汉口铁路铺经此地,竟就发达起来。这石家庄只因发达快,却也藏着些委屈:当今世人尽皆知晓此地雾霾遮日,便是一例!此城居民更是不堪其苦。想那府尹、县令,心头包袱,肩上负担,自是不轻。在下和白水,真的也就实感亲受。看官要问:怎地就感受了甚?!先就不提那雾霾笼罩,单说这交通。但凡客官往到一地,便是交通行止,饮食起居。石门现有公路车站几处,铁路车站若干,自在不同方位,相异地段。此当属所需必备。然这官家欲使运行有序,只按客流所向分工,甲站发车只往乙地,决不去丙地!要去丙地,只能去丁站前往。如此这般。客官来到甲站意往丙地,自是不得其所。待到赶往丁站,常常不逢其时,误了行程。况石门现时正挖路掘地,建那地下铁道,四处工地,甲站丁站腾挪,重重阻隔,甚是难当!想必是那等官吏,病急乱医,想着将那事体做好,也就直按着自己心事办了。不单在石门,在下前所述及这石门治下沧州、任丘的交通、旅行组织之呆板,岂不也是应了此等感受,又是甚么?! 易县位属石门之北,抵达停靠自是石门客运北站。本来吾弟兄二人下车便想直往那西边平山县西柏坡径去,可这地发往的车辆早已开出,当日不再有车。而那继续南行的火车,车站偏又在石门南面,左右不能定夺。如此,即便曾多回来过石门,也只顾就此夜宿便罢。问过几处客栈,未料竟皆满员。千寻万觅,终得一处客店,倒也清静利索,距那车站甚是方便,便就此安歇不提。 话说那河北地界,原本古迹不少,史上遗传也丰,何奈到了此地,竟有失所望。此地于此缺欠专注,打理甚粗。譬如前述,沧州铁狮子,任丘白洋淀,皆缺营造,令游客不便。还有早闻那河间驴肉,也颇盛名,如今却也难见真容。惋惜之间,正于石门客栈附近闲看踱步,打点晚餐,却见一酒家,门脸上竟高悬“驴肉火烧,河间风味”招牌,不禁喜了。遂与白水挑了门帘,坐定唤过老板娘,问过仔细。三两日来,我等晓行夜宿,早点中餐皆以快捷为要,而这晚餐,却不失丰盛。说之“大快朵颐”,亦不为过。于是,照例捡那当地特色,荤腥素菜,自然还有白水钟爱的老酒佳酿,一一端上。此地特色,“驴肉火烧”自算一例!老板娘问道:是要焖子的还是不要?吾等不解:焖子是甚?妇人笑道:驴油烹也!要焖子,就要多付碎银!未知这等味道我等能否消受,于是便呼:直上少许,我等品尝则个。且不管银子多少! 少顷,酒菜俱齐。图片 1图片 2 看官细瞅,那火烧也不外就是通常“烧饼”,当间夹着些驴肉。上边那薄薄一片白中略红,浑中显清的,便是焖子了!其实这焖子就是薯类淀粉制成,只不过当间调料,此地用以驴油而已。食之,自有一番味道!于是,这晚餐依旧大快朵颐:饮者白水,一样面热耳红;食者如吾,照例撑满肠肚!不一一细述。 一夜客店歇过,自是脑清神爽。那红日未起,我等早早起了。辞了客店,便径奔车站,赶乘那去往平山县西柏坡的客车。这地面“规矩”确多:车票概不预售,只等发车前夕,方才开卖!我自不懂其意何在,只能早起待其开门营业,唯恐这行程贻误。到这车站,门是未开,客人却是围满了周边。顾不得讪笑自谐,就跟着众人,依次等候。待门开时,就奔首班客车,买票,等候,出发。看却红日露脸,我等便又行在路途之中了!正是: 晓行夜宿寻常计,见广识多便是奇。 水渺山苍犹可赏,驿车食酒亦相宜。 话说这车未出石门城厢,忽然天就冷了,原来冷空气来袭!但见:风嗖嗖千树摇曳,天蓝蓝万里目空!这几日常见的雾霾悠地就去了。看这碧空如洗,心也就宽了。这石家庄去那西柏坡,不过一百八十里,建有高速公路,但这车站竟无直行高速的大巴,只这往返一般旧有官道的巴士。且这车沿线见客即停,只要是往这一线沿途去的,不管他在何处要下,只管上车。这便是又一奇景,不由地心又凉了许多!这车走走停停,其间尚于平山县城车站,作一“规范”停留:进站出站,下了又上,端的规矩,只不问时长!我等也只得随他。如此原本只需半个时辰的路途,竟费了一个还多的时光,终到得这名闻遐迩的西柏坡。 这西柏坡世人皆知,个个向往。只因九十年前,国民党治下的中华,域外列强频扰,国内民生凋敝。有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,以造福百姓号召,允领困苦出火热,倡议全民御外侮,到得侵华之日本国投降,共产党已是半镇华夏,誉满海外了。然日人降后,中华内争又起,国民党欲独控天下,共产党针锋相对。到这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七年,共产党出延安,剑指东南;毛泽东过黄河,挥师九州!是年春末夏初,中共中央开始移居这平山县内西柏坡村:计谋抗争,为践誓言利百姓;筹划立国,要开新朝强中华!并于此地指挥打了三个决胜的全局战略性大仗,开了一个决定出乡进城统领中华的大会。于这会上,毛泽东向共产党人发出著名的“务必谦虚谨慎,务必艰苦奋斗”教导!当值彼时,共产党及其追随者于这数千年中华,已然是那即将喷涌的红日,欲欲而出了!故此,西柏坡于共产党人,于如今的国人,乃至全球景仰者,俱向往之,意在亲睹当初新生力量之豪气,考察先辈奋力创业之艰辛。此地吾曾到过两回,因白水未曾来过,在下便再次与之造访。 那西柏坡村原处山谷,滹沱河之阳。后因要蓄水做水库,原中共中央办公旧地悉数被淹于水底,旧居便自原处上移二十多丈,合今数七十多米,一切复制如故。目今,作为旅游景点,景观集于五处:毛刘周朱任五大书记及中共政要居所办公地;西柏坡纪念馆;廉政教育馆;丰碑亭,还有视听馆。此地历史内容,白水尽知,到此一观,无非亲证。遂几处景点,除却视听馆,寻一景区车夫,载我二人,半个时辰悉数尽观! 与在下以前所见相比,此地又有新貌:一曰景区俱皆刷新整齐。道路尽皆新铺,房舍悉数涂新;二曰其旁水库河宴水清。如今库容又增,水量已达十五万万立方米,且清澈可饮,是以远供石门居民饮用。此乃当今南水北调之功! 三曰新添廉政教育馆舍。此与当下全国反腐形势配合:以那当初“两个务必”警醒当今各级官员政吏!图片 3图片 4图片 5 观察领教之间,也就及时定夺:与那刚乘而来的班车一并即时返程,再回石门,以赶乘那穿梭京汉之间的高速列车,径奔安阳!安阳一站,此乃吾二人最是期之甚笃往游之地!正是: 莽莽太行笑对天,默默滹沱径向前。 一代豪杰开天地,引来华夏谱新篇。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乘高铁瞬驰安阳 观街景夜宿“7天” 诗曰: 望罢滹沱洹水行,无边光景正清明。千年逐鹿此间地,万家安居享太平。 话说我等二人自那西柏坡再返得石门城,也不过午时。正觉饥渴,见那坊间有一酒家,竟顾客盈门。遂进得门来,见并无客官饮酒,却个个吃着“羊肉汤烩面”。那烩面手工做就,肉汤香浓,看着便好。就各自叫了一碗,顾自吃了起来。无需多言,看官必知在下感官滋味若何!正是:饥餐可口羊汤面,堪比饕餮大餐时! 食罢烩面,我二人也不停留,唤过一乘的士,便奔那城南火车站而去。因是午晌,行人车马皆稀,又避了那地铁施工地段,不消半个时辰,便至站前。再看那火车站,却是巨大恢弘:十丈高檐,百丈方圆。 屋内大厅能跑马,门前广场难见边。来回也有寻常车,往返更多高铁连。 端的气派!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 这石门车站并未唤作“高铁”站,只因此站高速普速列车皆能停靠。看官知晓:我中华地面阔大悠远。南来北往,东去西行,须得有那足够的交通动脉,方能使那过往的众多客官方便穿行;也须得有那高速运行的列车,才得叫这无数旅人快捷来往。如此,近百十年来,尤其当今,国家政府便有自东往西,由南而北,乃至凡客所往的道路交通建设。这铁路交通载运非凡,通行畅达,非其它能比,自是建设之重!如这南北大交通者,便先就有了京汉铁路。其后,再由汉口跨江架桥,延续南接,出鄂入湘,径往赣粤,终至广州,是为当今所称京广铁路也!这石家庄,洒家前边提及,皆因百年前,京汉铁路兴建,其正当这干线之间,地位了得!而况其时更有正太铁路,即那河北正定县---其距石家庄咫尺之遥,不啻一地---径至山西太原,也是现今唤作石太铁路的并建,使得原只一个村庄成就了当今的都市!与现今各大城市高铁与普铁分建不同,这石门新建车站,一站囊括所有。据那行家言称:它引接京广、石德、石太总五条普铁,并引京广、石太高铁,及石济客专三条高铁,是我华夏四纵四横快捷铁路网之重要枢纽中心,亦是京广沿线唯一同纳京广高速并京广普速的铁路车站!在下兀自猜度:如此必是为集约节俭,方便交汇,亦便延存历史?! 闲话少絮,言归正传。 话说我等入得站内,但见: 人头攒涌,摩肩接踵; 殿堂巍峨,楼梯自动。 客虽众却也有序,车既杂则按分工。惶惑间识得所往,喧闹处便见疏通。 因那干道车次甚多,于那车站须臾便购得车票。等候少时,我二人便乘上南去的高速列车,途径邢台、邯郸,并不停靠,奔那安阳径直去了。一路无话。 再说那安阳。在下平素便知,此乃古殷商都城,藏往事茫茫,存典籍悠悠,令世人遐想。更有那后来的地下遗存发现,使其声名遐迩,扬播四海。是故良久向往。五年之前,洒家就曾到得邯郸,并与吾寄居泰山同好景刚贤弟聚首。景刚弟乃一智者,于史料故事,颇有探究。早前在下离却泰安,景刚亦随书院迁居邯郸。想这安阳,距邯郸百十里地,殷商遗迹故里,贤弟自是捷足频登。史上遗传演绎,子丑寅卯,甚个他所不知?!于是当时便备下车马,要领洒家往之一观。岂料翌日天降暴雪,道路皆封!遂只得罢了安阳之行。此竟成一心结,每每念之。白水兄自属当初泰山书院豪杰,素爱文史,景刚居邯,白水来此,自由其陪领,到得过安阳。但因这安阳故迹甚丰,仓促不足领受,由是白水亦思再往,更况与景刚亦久未见,如是,安阳一行一聚便成我等此回出游重点! 说话间,这安阳倏忽便至。与石门不同,列车出处,唤作“安阳东站”,是为与其既有普铁“安阳站”区分。 东站距安阳城坊二十余里,有公交往达。与石门相比,这车站小得多了,上下乘客也少。抵此已近酉时,然交通颇为便利,两路公交待时而发。自是不管的士小二的高声呼揽,径上公交。这公交如同各地:一般巴士,块币车卡,自行投读,尽由其便。在下趁机就着观光事宜,询问同车安阳乘客,皆呈热心:无论城内参观景点,抑或途中方位路岔,一一详解,个个作答。唯恐听者不清,深怕理解有差。一路上,但见那: 初由空旷开阔出,继有高楼比天矗。 车行两旁尽华灯,道路一途皆绿树。 渐入城厢人稠密,徐走闹市街古朴。 灯红酒绿车马欢,依稀可见百年屋。 这安阳一街之上,自有其古朴之风。此地虽无石门地盘之大,也不比沧州、保定人口之众,但这居民悠然生活之态,自爱故乡之情,油然生出,令我等顷刻入目难忘!唏嘘之间,顿觉这安阳,洒家来得正是对路,浑是不枉此行! 依旧照着网络预定,于那街市热闹便利之处,寻得“7天快捷酒店”,住下歇了。更依例去那近旁酒肆,捡那荤腥菜蔬,且饮且朵颐。不在话下。 正是: 东边日头西边雨,南北两处各不同。 一般菜蔬厨师异,滋味品来自无穷。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本文由uedbet体育开户发布于休闲旅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:北行游记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